析《小公务员之死》中的反复修辞格的使用

Post in 新葡京体育

   《小公务员之死》是俄国著名作家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的一部著名讽刺短篇小说,这篇小说对中国读者来说并不陌生。本文拟从修辞的角度,分析文本中出现的反复(повтор)修辞格的使用,以其更深层次地解析小说的内涵,使读者更好地体会 作品的艺术魅力。 
  关键词《小公务员之死》契诃夫;反复
作者简介刘宏伟(1987-),女,吉林辽源人,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国际教育学院助教,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俄语语言文学。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8)-09-0-02
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Антон Павлович Чехов,1860.1-1904.7)是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的杰出代表,是世界文学史中最杰出的短篇小说家之一。他与法国作家莫泊桑,美国作家欧·亨利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中国读者对契诃夫的作品应该并不陌生,在中小学语文课本当中我们应已经接触过一些他的作品,如《胖子与瘦子》,《套中人》,《小公务员之死》等短篇小说。契诃夫擅长以简洁的语言来创作,行文短小精炼,掷地有声地向读者表达自己的想法。作为现实主义流派的作家,他的作品中常出现俄国普通人民的日常生活描写,突出俄国 小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以表达对小人物的同情和怜悯,进而揭露讽刺了不合理的沙皇统治制度和黑暗社会的丑恶现象。
《小公务员之死》是契诃夫于1883年创作的著名短篇小说。小说描写一个庶务官切尔维亚科夫在一次看戏时偶然打了一个喷嚏,唾沫星子溅到坐在前排的一位将军卜里兹查洛夫的脑袋上。本来应是件不大的事,但是他非常不安,三番五次地向这位将军道歉。随着道歉的次数的累计,小官员的失态的最终惹怒了将军,对他大吼一声“滚出去”,然后切尔维亚科夫便因恐惧而死。这是一个荒诞至极的故事,契诃夫以此深刻地揭露了等级制度的社会所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畸形的、病态的关系,同时也无情地鞭挞了小公务员可悲的嘴脸。
整篇小说仅仅700多个俄语单词,却刻画出一个经典的小公务员的形象,这得益于作者各种 手法的巧妙运用。下面我们将找出在小说中起着重作用的反复修辞格,并对这种手法的运用加以分析。
反复手法(повтор),又称重复、复沓,就是有意识地重复使用同一个词、同一个句子或同义词,以增强感染力的修辞方式。为了收到一定的修辞效果,说话人或作者往往大量使用重复法,以表达强烈的思想情感,突出或强调表达的意思,显示文章结构的层次性、创造诗歌的结构感。(王福祥 2008251)
在俄语里,反复(повтор)也是一种重的艺术表现手法。但是对于这样一种手法却一直没有确定的定义。有的人认为反复是对所说的再现(?Повтор – это воспроизведение … того, что было сказано?),有人则认为反复不仅仅是对词语的再现,还是对内容结构的再现(?Повторное произношение, возвращение к одной и той же идее, к одному и тому же слову?)。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反復是一类艺术表现手法的名称(Повтор — родовое название средств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ой выразительности),分为以下五类语音反复повторы звуковые (аллитерация, ассонанс и другие), 句法反复синтаксические (синтаксический параллелизм и другие), 语句反复фразовые (рефрен, припев), 词汇反复лексические (анафора, эпифора и другие), 形象反复образные (повторы мотивов, ситуаций)。
在小说《小公务员之死》中,作者较多使用的是后两种,即词汇反复和形象反复。小说开头交代庶务官切尔维亚科夫打喷嚏不慎溅到将军头上这个故事的主因之后,便明显突出了词汇和形象的反复。下面我们从这两个方面来分析小说。
一、词汇反复
在切尔维亚科夫认出将军后,作者的用词开始出现反复的特征。这里面既有动词、名词,也有副词,比如ваше-ство(大人)出现了6次,брызгал(把吐沫喷在)在小说中反复使用4次,извините(请原谅)重复2次,я ведь(我本来)出现两次,нечаянно(无意的)使用了2次,объяснить(解释)重复了2次等。以动词чихать(打喷嚏)为例,作者以第三者的口吻叙述,?Чихать никому и нигде не возбраняется. Чихают и мужики и полицмейстеры, и иногда даже и тайные советники. Все чихают?. (没有人、没有地方可以忍受打喷嚏,打喷嚏的人有庄稼人、巡官,有时候甚至是议会会员,所有人都打喷嚏)在第一句中打喷嚏这个动词没有人称形式,是动词原形,而且是在现在时态中,强调了无人称形式。 打喷嚏这个词在全文中出现了6次,一方面强调这个原文的关键词,所有事情的起因——打喷嚏;另一方面用该词的时态和形式强调了这个动作的普遍性和大众性,所有的人都会打喷嚏。这些词汇在篇幅不大的小说中反复出现,正体现了切尔维亚科夫内心的焦急不安,急于得到将军的谅解。正是这些反复的词汇,构成了切尔维亚科夫话语的主意义所在。把这些反复的词汇稍加组合,便能理解庶务官的大体意思。可见,作者在这里主突出的正是这些词汇的反复,他们是句子的骨干,而词汇反复又将切尔维亚科夫的内心活动展现在读者面前。
二、形象反复
在小说中,作者没有对人物进行过多的描写,我们无从知道他们的外貌。但是,通过之后对人物语言和心理的形象的反复,让我们清晰地了解了人物的性格特点。切尔维亚科夫是一个庶务官。庶务官是在机关团体内的杂项事务的小职员。在美好的夜晚欣赏歌剧本是幸福的事,无意的喷嚏却搅了局。在认出将军的身份后,切尔维亚科夫开始了他短暂而又漫长的道歉之路。围绕求得将军能够饶恕这一愿望,切尔维亚科夫总共5次进行了内心的思索和言语的道歉。可以说每一次道歉都是人物形象的重复,而他的每次道歉都重复着以下的规律
第一次道歉,当小公务员发现喷嚏打到了一位高官的头上,他便起身凑近这位高官,在他耳边小声地说 “对不起,大人”,对方正在看戏并未因此怪罪下来,并稍有礼貌地回答了句“不紧”。在第一次的交流中两人的问答是正常礼度。然而小公务员并未因此放松,他又絮絮叨叨地说“请看在上帝份上 ”,这句话流露出其内心深深的不安,而此时对方则已经稍有不耐烦,说了句“让我看戏”,此时小公务员已经开始惶恐。第二次,他因那句 “让我看戏”心中无法释怀,惶恐之致,便在剧目中场休息时走到高官面前一直重复地道歉,而高官此时已经不悦并指责了他的不胜其烦。第三次,小公务员因高官的指责感到了极大的恐慌,他在第二天穿上新的制服、理了头发,亲自到高官家去“请求宽恕”。这次的道歉已经使高官极度反感,并说出“真是胡闹”这样严厉的字眼。“由此小公务员的情绪由恐慌升级为恐惧。第四次,恐惧的小公务员一定为自己自我救赎,便再次跑去道歉请求饶恕,然而这一次对方已经忍无可忍,对他说“简直是跟我开玩笑”。第五次,恐惧升级,他必须去高官那里谢罪求饶,不料这次他得到的是高官的怒吼,“滚出去”。这一次的怒吼彻底结束了切尔维亚科夫的道歉之路,他吓死了。在这五次道歉之中,小公务员的形象都是在重复,一个胆小、多疑、懦弱的小人物形象,而五次形象的重复也是一种递进的表达法(градация),这种重复递进的笔法对刻画人物性格,塑造人物形象有推波助澜的作用,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顿时跃然纸上。
从文学分析的角度,该篇文章中的重复手法对刻画人物和表达文章内涵方面起到的很大的作用,读懂了这种修辞的用法,便能更好的理解作品的内涵。
参考文献
1王福祥. 现代俄语修辞格概论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
2维基百科.Повтор, https//ru.wikipedia.org/wiki.